偶记

标签效应

叶九秋 · 4月14日 · 2020年

罗森汉恩实验是1973年美国心理学家大卫·罗森汉恩关于检验美国精神病患鉴定标准的一项著名实验,并当年发布在《科学》杂志上。这项研究被认为是对精神病患鉴定标准的重要批判。

九秋本人的观点,会用红色标记出来。

事件过程

初期

1973年,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者Rosenhan做了一个著名的实验。罗森汉恩招募了8个人来做假病人。8个假病人由1名研究生、3名心理学家、1名儿科医生、1名精神病学家、1名画家、1名家庭主妇组成。他们要完成的任务是把自己送进12所精神病院。到了医院后,所有假病人都说相同的指导语,他们说自己能听到“轰”和“砰”等声音,除了这个症状外,所有被试的言语和行为完全正常,并且提供给医院的信息都是真实的。结果,除一人外,其余被试均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一旦进入医院 ,所有被试不再表现任何症状,行为完全正常。被试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被释放,直到医务人员认为他们已经恢复正常才能出院。在这段时间,被试会把自己的经历记录下来。

最初,被试们试图隐藏记录的行为,后来他们发现这种隐藏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记录行为”本身被认为是他们精神病的另外一个症状。而他们在院内的行为完全正常:与医务人员合作,接受所有的药物治疗,但药物不下咽,扔到厕所里冲掉。

结果,在研究中出现了关键的发现:没有任何一个假病人被任何一个医务人员识破 !当这些人出院后,他们的心理状况被认为是“精神病恢复期”而记录在他们的病历中。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有趣的发现。

当精神病医院的医生、护士和其他工作人员没能鉴别出加病人时,其他的真病人却不那么容易被欺骗。在3个假病人所在的医院,118个真病人中的35个对被试表示怀疑,他们怀疑被试不是真正的精神病人:“你不是疯子!你是记者或编辑,你们是来检查医院的!”精神病患者智力水平不会弱于常人。

在精神病院里,病人与医务人员之间的交流是很少的,而且常常是古怪的,双方几乎没有任何实际的交流。同时对此形 成鲜明对比的是精神药物的滥用。在研究中,医院共发给这8个假病人2100片药物,众所周知,精神药物的副作用是非常大的。当然被试没有吃这些药,但他们注意到,许多真正的病人也偷偷把他们的药片扔到厕所里。此处所谓的真实病人九秋表示存疑,也有可能是隶属其他实验机构的可能性。亦或者是间歇性的精神病?

罗森汉恩并不是最早对精神病诊断问题进行研究的人,只是他的实验更完整、更具体。早在十九世纪,1887年,Neillie Bly就曾伪装进入相关场所研究“癔症”病人的生活状况。此段可以说明九秋猜测具有一定的可能性。

另外一个奇闻是:一位护士,她的制服没有系扣,在白天病房里满屋子的男病人面前调整自己的胸罩。当然这不是她有意挑逗,根据被试报告,她只是没有把精神病人当成真正的人来看待。

罗森汉恩的研究有力地证明了在精神卫生机构中正常人不能与真正的精神病人区别开来。事实上,精神病学专业人员具有一种刻板印象,倾向于忽略病人的个性化特征,并直接给病人贴上精神病学的诊断标签,在病人被贴上如“精神分裂症”的标签后,医务人员对其所有行为都归因于标签,因此,对被试的记录行为缺乏关注和怀疑,只把它当成精神病标签的另一个行为的证据。并且,医务人员倾向与忽略影响病人的环境因素,对病人的行为具有完全内部归因的倾向。对于假病人所提供的完全真实且正常的个人历史,他们给出完全精神病学的解释。

他的研究发表后,震动了精神病学专业领域,这个研究说明了两个关键因素 :

第一、在精神病机构中正常人并不能与精神病人区别开;

第二、揭示了诊断标签的危险性,一个人一旦被贴上精神病学意义的标签,这个标签将掩盖这个人所有的其它特征,所有行为和人格特征都会被归因于标签障碍。

后续

之后,为了验证他自己的论断,他通知精神病院的医务人员,在未来的三个月内,会有一些假病人将试图进入他们的医院。结果三个月之后,193人被确认是假病人,然而罗森汉恩在这三个月内竟然没有派任何假病人去医院!“这个实验是很有教育意义的”,罗森汉恩说,“让任何一个诊断过程本身 出现这么多错误时,它当然不会是一个让人放心的诊断过程。”事实上,从心理学角度来看,精神病学诊断的效度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影响

在罗森汉恩的实验发表后,十年间,数十家美国精神病相关机构倒闭,整个美国精神病患者的数量下降了近50%。

美国精神病协会为此重新编写了诊断手册,几乎完全抛弃了以弗洛伊德为代表的精神分析学派的相关内容,严格筛选检查表格、问卷、量表,促进精神病诊断的标准化。

美国法庭上削弱了精神病学家的判断,以此规避凶犯可能以冒充精神病患者而逃脱惩罚。

相关题材电影如《飞越疯人院》1975年上映,其中对美国精神病院的描绘令人印象深刻。后期的如《一级恐惧》1996年上映,同样出现关于精神疾病鉴定的问题。

质疑

从罗森汉恩的实验结果发表以后,对他的质疑声就从未间断,但因为这些质疑者多是来自医院的利益相关者,所以并未得肯定。

罗森汉恩声称,精神病院的医生在与患者接触时,平均每天的时间只有6-8分钟,且71%的医生会在患者还在说话时就选择离开。但苏珊娜认为,这个描述是夸张的。

同时,当年的院方医生声称,当罗森汉恩来到精神病院时,他所表现的“症状”并不仅仅是幻听,在交谈中,罗森汉恩还声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在想什么,有时会有自杀的冲动。

虽然具体情况并未查实,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便这名医生所说的是真的,罗森汉恩依旧通过伪装“变成”了一个精神病患者,这个错误的诊断结果并没有改变。实际上,这个问题很难得到证伪,因为,理论上也存在另一种可能性,即罗森汉恩和他所带领的被试们,本身就是精神病患者。难以证伪,这也是心理学界的一大现实问题。

另外,据苏珊娜调查,罗森汉恩的实验被试原本是9个人,其中一名名叫Harry Lando的被试因“编造个人历史”,用于诊断精神病,而得到非精神病的诊断结果而被排除。这个质疑实际是在指责罗森汉恩在选择对自己的结论有利的实验数据。

实际上,这种情况在心理学研究中并不少见,Fanelli在2010年对以往心理学实验调查中指出,91.5%的心理学实验结论最后符合实验最初的设想,这个比例远远高于其他学科,甚至是地球科学的5倍。

这个质疑说白了,就是心理学家究竟是发现了结论,还是在为结论而设计实验,从而产生实验本身倾向于导致某种结论的情况,其中比较有名的就是“斯坦福监狱实验”。

荷兰社会心理学家Diederik Stapel就曾因实验造假,被陆续退回了58篇论文。

为了进一步深入探究罗森汉恩的实验,苏珊娜曾在《柳叶刀·精神病学》期刊上发告示,寻找当年的被试,但并未有人响应。

虽然苏珊娜做了许多相关调查,但这些所谓的证据并不足以推翻罗森汉恩的实验结果,对此,她本人也只好承认。毕竟,苏珊娜只是一名记者,而非专业的心理学家。

现今状况

虽然如今的医疗设备、手段在不断进步,对精神类疾病的诊断中,也开始使用CT、MRI、X光、甚至验血来提高诊断的准确率,但这些诊断方式只适用于一小部分的精神类疾病,而绝大多数的精神疾病的诊断,依然是靠“听其言,观其行”,以及个人资料调查、问卷量表来进行,并由医生根据个人经验进行判断,其准确性与可靠性与其他生理性疾病完全无法相比。

在没有人进行类似罗森汉恩的实验进行相关验证之前,我们很难确定这些仪器上的进步到底对精神疾病的诊断产生了多大的帮助,诊断的准确率到底提高了多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随着相关研究的发展,其准确率必然会逐渐提高,但其是否存在不可突破的瓶颈,仍然有待商议与研究。

碎碎念

在实验中一旦给某人贴上了固定的标签,即使其做出了标签之外,甚至相反的事情,那么我们还是会不断地质疑。

标签效应的启示是既不要随便给别人贴标签,也要出处小心,不要被别人贴标签。

平时所说的地图炮,其实也是标签效应。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0年9月4日,已超过 30天 没有更新,涉及的内容有可能已经失效,如发现有错误之处请联系九秋微信:17625855694,说明具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