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

SEM竞价入门导航

叶九秋 · 1月8日 · 2018年 · ·

最初SEM是搜索引擎营销的,后来SEM专指搜索引擎竞价。

平台

学习

计划

单元

创意

关键词

关键词的精准度决定了竞价账户的效果,所以,对于关键词一定要慎重处理。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0年9月4日,已超过 30天 没有更新,涉及的内容有可能已经失效,如发现有错误之处请联系九秋微信:17625855694,说明具体情况!
1 条回应
  1. 叶九秋2020-10-9 · 11:43

    竞价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
    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
    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
    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CTR,教人半懂不懂的。
    因为他是竞价,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SEM”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调价员。
    竞价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竞价,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
    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开999广泛被老板打了!”
    竞价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开着账户跑999广泛,被老板吊着打。”
    竞价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竞价不会调999广泛,能算竞价吗?”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质量度”,什么“短语匹配”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竞价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没算学有所成,又不会营生,于是越过越穷,自然是连媳妇也娶不到的,弄到几乎将要讨饭了。
    幸而调的一手好价,便开始做竞价员,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性,便是唯独喜欢广泛999。调不到几天,便连路虎都烧没了。如是几次,叫他调价的人是再也没有了。
    竞价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又问道:“竞价,你真的会调价吗?”
    竞价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个媳妇都娶不到呢?”
    竞价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什么,便走开了。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比一天凉,看看将近初冬。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咨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温一碗酒。”
    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往外一看,那竞价便在前台下对了门槛坐着。
    他脸上黑且瘦,眼神忽闪迷离,发际线也愈发靠后,已经不成样子;
    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了一个极旧的键盘,用鼠标在肩上挂住;
    见了我,又说道,“温一碗酒。”
    掌柜也伸出头去,一面说,“竞价么?你还欠十九个钱呢!”竞价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酒要好。”
    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竞价,你又广泛999了!”
    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没有,怎么会被老板打断腿?”
    竞价低声说道,“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掌柜,不要再提。
    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掌柜都笑了。我温了酒,端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文大钱,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竞价。到了年关,掌柜取下粉板说,“竞价还欠十九个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竞价还欠十九个钱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再看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