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西安碑林博物馆

叶九秋 · 1月21日 · 2018年 ·

西安碑林博物馆对于九秋来说,意义不大。当然,不是碑文没有价值,而是九秋对于书法了解不深,所以没有意义,对于其他人估计也是如此。

博物馆以展示历代石碑书法作品为主,辅以石刻艺术。

岣嵝碑

其他的石碑上面的书法作品固然优秀,但是最有意思的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岣嵝碑。西安碑林的岣嵝碑应该是拓本。

出处

岣嵝碑(禹王碑、大禹功德碑)原刻于湖南省境内南岳衡山岣嵝峰,故称“岣嵝碑”,原迹曾消失千年。后于2007年重新被发现,九秋虽然没见过,但是直觉上,那个岣嵝碑应该是假的。

传说

相传此碑为颂扬夏禹遗迹,亦被称为“禹碑”、“禹王碑”、“大禹功德碑”。关于岣嵝碑的记载,最早见于东汉罗含的《湘中记》、赵晔的《吴越春秋》;其后,郦道元《水经注》、徐灵期《南岳记》、王象之《舆地记胜》均有记述。

拓本

南宋嘉定五年(1212年)何致游南岳时,临拓全文复刻于长沙岳麓山云麓峰。明代长沙太守潘镒于岳麓山找到此碑,传拓各地,自此岣嵝碑名闻于世;之后云南大理、四川北川、江苏南京栖霞山、河南禹州、陕西西安碑林、浙江绍兴、湖北武汉均有翻刻;明代学者杨慎、沈镒等都有释文。

内容

碑文共77字,9行,第一至八行每行9个字,最末一行5字。字形如蝌蚪,既不同于甲骨和钟鼎文,也不同于籀文蝌蚪。有人猜测可能是道家的一种符录,也有说是道士伪造。

由于其文字奇特,历代对其内容看法不一,古代多认为是记录大禹治水的内容,而一些学者则认为“岣嵝碑”并非禹碑。如曹锦炎认为岣嵝碑是战国时代越国太子朱句代表他的父亲越王不寿上南岳祭山的颂词。而刘志一则认为岣嵝碑为前611年(楚庄王三年)所立,内容是歌颂楚庄王灭庸国的历史过程与功勋。

猜想

禹王碑据说难倒万千文人,嘿嘿。

九秋乍看之下,确实如描述中一样形如蝌蚪,难以辨识。之后突然想到如果是有人因为所在的地方山峰曲折,受此启发,将篆书的笔画写成弯曲的样子?因为岣嵝碑、岣嵝峰、以及佝偻的含义本身就是背部弯曲的意思。

后来,九秋试着将他人翻译的禹王碑译文转化成篆书,再和禹王碑的文字对比之后,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禹王碑应该就是由篆书演变出来,只是将一些笔画进行弯曲,这种类似于把汉字添加了一些衬线的作用。

草诀百韵歌

在某间房屋的墙壁山看到一片碑文,即草诀百韵歌,用以辨识草书文字。

草圣最为难,龙蛇竟笔端。毫厘虽欲辨,体势更须完。有点方为水,空挑却是言。宀头无左畔,辶趬缺东边。长短分知去,微茫视每安。步观牛引足,羞见羊踏田。六手宜为禀,七红即是袁。十朱知奉己,三口代言宣。左阜贝丁反,右刀寸点弯。曾差头不异,归浸体同观。孤殆通相似,矛柔总一般。采夆身近取,熙照眼前看。思惠鱼如画,禾乎手似年。既防吉作古,更慎达为连。宁乃繁于叔,侯兮不减詹。摄称将属倚,某枣借来旋。慰赋真难别,朔邦岂易参。常收无用直,密上不须宀。才畔详笺牒,水元看永泉。柬同东且异,府象辱还偏。才傍干成卉,勾盘柬作阑。乡卿随口得,爱凿与奎全。玉出头为武,干衔点是丹。蹄号应有法,云虐岂无传。盗意脚同适,熊弦身似然。矣其头少变,兵共足双联。莫写包庸守,勿书绿是缘。谩将绳当腊,休认寡为宽。即脚犹如恐,还身附近迁。寒空审有象,宪害寘相牵。满外仍知备,医初尚类坚。直须明谨解,亦合别荆前。颡向戈牛始,鸡须下子先。撇之非是乏,勾木可成村。萧鼠头先辨,寅宾腹里推。之加心上恶,兆戴免头龟。点急堪成彗,勾干认是卑。寿宜圭与可,齿记止加司。右邑月何异,左方才亦为。举身为乙未,登体用北之。路左言如借,时边寸莫违。草勾添反庆,乙九贴人飞。惟末分忧夏,就中识弟夷。斋齐曾不较,流染却相依。或戒戈先设,皋华脚预施。睿虞元仿佛,拒捉自依稀。顶上哀衾别,胸中器谷非。止知民倚氏,不道树多枝。虑逼都来近,论临勿妄窥。起旁合用短,遣上也同迷。欲识高齐马,须知兕既儿。寺专无失错,巢笔在思维。丈畔微弯使,孙边不绪丝。莫教凡作愿,勿使雍为离。醉碎方行处,丽琴初起时。栽裁当自记,友发更须知。忽讶刘如对,从来缶似垂。含贪真不偶,退邑尚参差。减灭何曾误,党堂未易追。女怀丹是母,叟弃点成皮。若谓涉同浅,须教贱作师。鼋鼍鼂一类,茶菊荣更亲。非作浑如化,功劳总若身。示衣尤易惑,奄宅建相邻。道器吴难测,竟充克有伦。市于增一点,仓欲可同人。数叚情何密,曰甘势则匀。固虽防梦简,自合定浮淳。添一车牛幸,点三上下心。叅参曾不别,閧巽岂曾分。夺旧元无异,嬴羸自有因。势头宗掣絜,章体效平辛。合戒哉依岁,宁容拳近秦。邪听行复止,即断屈仍伸。田月土成野,七九了收声。最迫艰难叹,尤疑事予争。葛尊草上得,廊庙月边生。里力斯成曼,圭心可是舂。出书观项转,别列看头平。我家曾不远,君畏自相仍。甚乂犬傍获,么交玉伴琼。膝滕中委曲,次比两分明。二下客为乱,宀藏了则宁。而由问上点,早得幸头门。耻死休相犯,貌朝喜共临。鹿头真戴草,狐足乃疑心。勿使微成渐,奚容闷即昆。作南观两甫,求鼎见棘林。休助一居下,弃奔七尚尊。隶头真似系,帛下即如禽。沟渫皆从戈,帋笺并用巾。惧怀容易失,会念等闲并。近息追微异,乔商矞不群。欵频终别白,所取岂容昏。戚感威相等,驭敦殷可亲。台名依召立,敝类逐严分。邹歇歌难见,成几贼易闻。傅传相竞点,留辩首从心。昌曲终如鲁,食良末若吞。改头聊近体,曹甚不同根。旧说唐同雁,尝思孝似存。扫搊休得混,彭赴可相侵。世老偏多少,谢衡正浅深。酒花分水草,技放别支文。可爱郊邻郭,偏宜谌友湛。习观羲献迹,免使墨池浑。

万历癸丑秋八月二十五日韩道亨书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