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骂是指一个国家的通用的侮辱别人人格的话。每个国家都有不文明的一面,越是历史悠久的国家,不文明的语言越多。

历史

骂人话,学名詈语,一直被民间广泛使用,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唐代以前被记录下来的詈语,基本上还保持着知识分子的特色:主要从道德上评价,尽量不直接辱及家人。

但是当时的普通人骂不骂人或者怎样骂人,并没有明确的记载。从两宋以后流传下来的话本、小说中,可以看到詈语变得越来越多——它们不会突然出现,很有可能人们一直就是这样骂的。
明清的小说和笔记当中,骂大街成了家常便饭。

清季以来战乱频仍,军阀成为主导历史进程的角色之一。为了突出其粗犷豪放的特征,张口就骂几乎成了文学影视塑造军阀、土匪等形象的必需。

与战争年代相似,1949年后的中国,为了突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特征,各种各样的詈语一度出现在报刊和宣传材料上,并被谱写成为流行歌曲,广为传唱。
这些宣传品要让全国人民听懂、看懂,会说、会唱,用的都是普通话。然而,真正能表现詈语丰富性的,还要数各种各样的方言。

在20世纪,中国经历了大规模的人口融合,不同方言区的人们有机会互相交流如何骂人。

20世纪开始,中国迎来了多年的战争岁月。军人来自五湖四海,无论是旧军阀还是革命武装,平时总免不了磕磕碰碰,詈语就会互相学习,传播开来。

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革命斗争中,小将们四出串联、上山下乡,詈语也随着他们的脚步走遍全国。对于一个革命青年来说,学会一句「册那」、「仆街」,适当的时候用起来,要比外语风光得多。

虽然方言詈语五花八门,好在不同的方言都有意思接近的概念,尤其是各种死法、问候亲属和发生性关系。

现状

移动互联网时代,交流参与者众多,手机打字速度跟不上信息流的节奏,语言也会更愈发简单直接。用一个词形容某人愚蠢、无知,要比论证其错误更容易;侮辱对方全家以及祖先,尤其是女性亲属,要比用很多话与其对骂简单得多,也更为有力。

全民参与的交流,使得过于方言化的千姿百态詈语逐渐消亡,或者迅速丧失方言色彩,另一方面,常用的骂人话也越来越集中为一些大家都能接受、愿意使用的词语。

文骂

文骂是指字字文雅,但是处处戳人心肝。

这一套通常见于文人墨客之间,更多的是在诗词类文学作品中常见。如果文学素养不高,甚至都不会发现自己被骂了。

文骂不甚流行于世,原因繁多,比如:对牛弹琴,自己文骂的梗,对面的智障听不懂。

并且文骂和武骂相比,激烈程度远远不如。

武骂

是指言语粗俗偏于市井,常见于小说,戏剧等文艺作品之中。看三国演义,除了战争就是骂人,哈哈

现如今我们所说的国骂,通常所代表的是指武骂,讲究的是骂人频率,骂人的力度等等。

国骂

国骂的起源,可追溯至《战国策.赵策》中《秦围赵之邯郸》一文。“周烈王崩,诸侯皆吊,齐后往。周怒,赴于齐曰:‘天崩地坼,天子下席。东藩之臣田婴齐后至,则斫之!’(齐)威王勃然怒曰:‘叱嗟,尔母婢也!’卒为天下笑。”这段话的意思是:已经走下坡路的周王朝,不自量力,对后去吊唁的齐威烈王抖威风,而齐威烈王却不把周烈王放在眼里,以“尔母婢也”叱之。

我们现在所经常骂的你妈逼,其实就是由战国时期,尔母婢也转化而来,大概的过程是这个样子的。

尔母婢也,你妈婢,你妈逼,你麻痹,尼玛逼,尼玛币,尼玛比等等。

我们可以看出,最初的骂人只是说,贬低对方的地位,一直到后来,越来越粗俗了。现如今的情况产生的原因多种。

其一、网络流行。网络上的喷子们只是图个一时口快,完全可以不计后果,网上的喷子大都是生活中失败的人。

其二、语言简体话。当年为了普及文字,繁体变成简体,造成自由造词的现象普遍,也就导致了从你妈婢延伸到了各类同音词。

其三、文学素养普遍降低。这年头能认真的看书的人真的是很少了,普遍上素质很低。即使有些有素质的人,遇到无脑的喷子之后,很有可能也变成喷子。毕竟文骂在感官刺激上是不如武骂的。

主体

既然是骂人,必然有主体,一般的主体包括这么几个类型:

本人

和谁有仇就骂谁,这种讲究的是痛快直接,极力贬低对方地位,降低对方尊严。

女不如男

无论怎么倡导男女平等,但是请正视现实。所以第一类骂就是从性别方面入手。例如,红颜祸水,最毒妇人心等等。

老不如少

年龄大的不如年龄小的,所以这类骂就是以从年龄方面入手。例如,你这个老不死的,老东西等等。

疾不如康

疾病患者不如身体好的,所以这就是从身体方面入手开骂。例如,你这个病秧子,死瘸子,疯婆子。

畜不如人

畜生的地位不如人的地位,所以这类就是从物种方面入手。例如你这个老乌龟,老王八,黄鼠狼,狐狸精。

死不如生

在民风淳朴的陕北,诅咒人死亡的詈语显得非常直白。

死货、掐死你、噎死你、吊死鬼、不得好死、杀千刀的、枪毙、讨命鬼、叫魂、天打雷劈、饿死鬼转的、鬼哭狼嚎、老不死的等,都有咒人死亡的意思。枪毙当然是现代才有的,这说明詈语也在进化。

和陕北方言相似,东北话里诅咒人死亡也非常形象。

例如,骂人被枪或者大炮打死,可以用「堵炮眼儿」、「吃枪子儿」、「枪崩的」、「炮崩的」、「炮塞子」等;「车轧的」、「马踩的」、「垫车胶的」,用来诅咒人死于交通事故;骂人胡搅蛮缠、火急火燎,可以用「赶死」、「赶着去投胎」;「死人幌子」、「扎人子」、「殃打的」、「装老衣服」、「棺材瓤子」则直接描述某人是死人。

东北口音的死亡诅咒类詈语颇有喜感,但是身临其境时就不乐观了

北方方言骂起人来直白形象,但毕竟与普通话过于接近,欠缺了用方言骂人特有的趣味。相比之下,南方各方言虽然在构成上也大同小异,用词则各有特色。

如在赣南客家詈语中,「畚箕挎的」用来诅咒小孩死亡,用一个畚箕就可以装下埋了;对老人则会骂「进棺材的」、「棺材板子」之类。而咒人不得好死时,会有「发瘟的」、「歇到冇爬起」、「有去冇转的」等。

如果一个广州人祝对方「冚家富贵」,这可不是什么好话。「冚家」即全家,「富贵」的意思则是「死后多收冥币」。粤语中意思相近的还有「冚家铲」。

不过粤语流传最广的诅咒人死亡的詈语还是「仆街」。仆街,即暴尸街头,描述人突然死亡的情景非常形象,发音清脆有力,随着粤港文化一起流传到各地。形容某种东西垮台了,也会用「仆街」来表示。

随着电影《疯狂的石头》流传开来的「顶你个肺」,也有「气死你」、「让你出不了声」的含义

在汕头话中,死亡类詈语可以从长辈或后代、寿命的长短、死亡的方式、死后的命运等多个角度发起攻击。例如,诅咒长辈可以用「死父囝」、「哭父死母」,诅咒后代则用「死绝囝」。寿命短的是「早死囝」、「短命囝」;不得好死的是「打靶囝」、「着瘟囝」、「犯症囝」、「吐血囝」。

詈语会深入结合生活特征。江南水乡河汊交错、桥梁众多,桥多以木制,桥桩则用木头和铁丝捆绑。人在凫水时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铁丝勾住动弹不得。这样的情形就叫「挂桥桩」,用来形容人在清醒的状态下痛苦地死去。

吴语詈语中涉及性和死亡的最为多见。其中,涉及死亡的詈语除了「挂桥桩」以外,还有「千刀头」、「眼睛里有苍蝇屎」、「浮尸」、「赤佬」、「勿死脱格」、「杀胚」、「活牌位」,等等。

荡不如贞

荡妇的地位是不如贞洁烈女的,所以这类就是从贞操开骂。这个来源于自古以来的思想,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所以骂人这类最狠。你这个婊子等等,这类的骂人话语就是属于贞操骂。例如,三姓家奴是骂吕布不忠,这种也归于此类。

丑不如美

貌似这个女人最忌讳了。此类骂由容貌引起。除了女的介意,比如刘备被骂大耳贼,则是属于此类。诸葛亮骂王朗的“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也是对于外貌之骂。

邪不如德

人类社会中不符合常规的行为会被作为骂点。此类标准因道德规则制定的。比如,老忘八,忘八端。可能说到这里很多人不懂,那么九秋明说了,平时所骂的老王八,和王八蛋,只不过是这个的谐音。八端是指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忘八端就是说忘记了这些道德准则。

卑不如尊

地位低的不如地位高的。此类骂侧重点在于职业地位。比如,你这个妓女,奴隶,下人等等。

疏不如亲

现如今,以上很多经过历史变迁,很多都只能算是口头禅了,但是唯独这类,永远都是骂人最狠的。那就是亲人开骂。比如之前提到的尔母婢也,就属于这类,在此类骂中,以辱人父母最为大忌,如果不是什么大仇最好不要骂这个。因为以常理来说所有的亲属中,以母亲最为值得尊敬,你把他最值得尊敬的人骂了,能不急眼?

所以,按照侮辱程度来说,依次是母亲,妻子,女儿,然后是其他的女性家属,在外就是男性家属。之后就是按照亲疏远近。关系越近的,则骂人的程度越狠。

性性性性

关于性骂总的来说跟以上各种骂是交叉的,基本上所有的骂都可以和性骂结合,比如:性骂+亲属骂=你麻痹。性骂+动物骂=狗娘养的。总之,性骂这是最恶心,最恶毒,也是最没有技术水平的一种。

往年的今天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年4月11日,内容观点随时间变化而改变,望周知。

  • 2021:  双标(0)
  • 2020:  痛苦(7)
  • 2019:  情绪(3)
  • 2018:  微信小程序商店导航(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