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秋与我

1月15日 · 2017年
叶九秋 ·

今天有位小伙伴反应:你写的文章里面为什么在很多地方用九秋俩字代替我这个字?

 

起因

 

九秋说,九秋言,九秋觉得,九秋以为这种词汇,手法源自史记中的太史公曰,以及后来的聊斋志异中的异史氏曰。

 

何不用我

 

今之我可比古之吾。按说太史公、异史氏、九秋比吾与我难读多了,为什么无论是古人和九秋都不喜用我这个字呢?

 

其一、史记、聊斋以及九秋写文,总的来说叙事为主。但是,光叙事,不抒情是不现实的。古往今来任何一部文学作品,不管是什么题材,描写的什么内容,最终都会以人性情感为本。

 

但是对于记述性的题材,特别是史记这种,理论上是不应该掺杂个人情感在其中的,一位优秀的史学家见证历史的时候融入个人感情那是大忌。

 

作为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以公正之心叙述完事件之后,在文末进行观点方面的评论。也就是说前期叙事于公,而后面的评论于私。

 

虽然只是文末评论,用吾或者我来叙述,往往不容易使人信服,即使观点是对的,因为在心理学上来讲,人们很难接受自己的思想被别人改变。所以用太史公、异史氏、九秋这种像是第三人称的词汇代替,有利于思想传入。

 

续评意义

 

画龙点睛

 

续评具有点睛的意义,对于一些长篇文章,短小精悍的点评通常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深入浅出

 

通常正文言深,而续评言浅。正文里面叙事复杂多变,续评简洁直白。如果读正文不理解作者的寓意,一般读完续评就会心中感觉豁然开朗。所以正文要求深入,而续评需要浅出。

 

如一般正文内容即使是讽刺挖苦,也不会平铺直叙,通常运用各种写作手法,旁敲侧击。但是续评就不一样了,语言风格大都有慷慨激昂指点江山之意。即使蒲松龄通过聊斋针砭时弊,讽刺贪官污吏,但是以异史氏曰为分界线,前文为文骂,后文为武骂。文骂武骂参见于此文:骂人的艺术

 

弊端

 

此类续评也不是处处皆优,公认的弊端有这么几个方面

 

体裁混乱

 

鲁迅评论聊斋为用传奇法,而已志怪,因而造成文体混乱。

 

纪晓岚也是对此颇有微词,但是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与聊斋类似,草堂笔记的文末也有续评,只不过是用的他人名字叙述观点,然而这在九秋看来,与异史氏如出一辙,如他人观点不甚合其意,这个纪晓岚也不会采纳并且写入阅微草堂笔记了。

 

九秋以为,文体专一不然不错,但是也没必要以此就贬低文学价值,如三国演义,大家普遍定义为小说,但是定义为野史也可,其中不乏诸多讽刺性的片段,算是评论也可以的吧?三国演义中夹杂不少篇幅的诗词楹联。九秋以为,文学作品什么文体,如何表达真的不重要,表达了什么才是重点。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7年1月22日,已超过 1 年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或图片资源失效,请留言反馈,我们会及时处理,谢谢!
0 条回应
验证码
输入运算符及数字使等式成立
{{comment.validate_num1}} = {{comment.validate_num2}}
点赞 确定
退出登录?
取消 确定